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暴走的妈妈与不可僭越的秩序
首页> 文娱频道> 光明V影评 > 正文

暴走的妈妈与不可僭越的秩序

来源:文汇报2021-04-27 14:4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电视剧《顶楼》海报

  顶楼,仰望。

  100层的赫拉宫殿是韩国首屈一指的富人住宅,而最高层的入住者即代表了这一阶层的最高权位者。人人都觊觎这一位置,但是,并非人人都有资格。于是,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幕华丽大戏,外表天堂,内幕地狱。

  这就是近期引起了较高话题度的韩国电视剧《顶楼》。

  剧名的指涉非常直白,而宣传海报上众人仰望顶楼的场面亦将每个人内心的欲望充分表露。以《妻子的诱惑》《皇后的品格》等作品为大众熟悉的金顺玉编剧,集结了一众实力派演员,利用了几乎所有的韩剧关键词——复仇、阶层、暴力、怪物、妈妈,在屏幕上展现了一场围绕教育、财产、婚姻拉开的混战。

  早在十多年前,韩国业界相关评审委员会就给编剧金顺玉下了定论:“该作者的作品毫无思想性和艺术性可言。”但是这一次,“毫无思想性和艺术性可言”的《顶楼》却在某种程度上折射了韩国的残酷现实,这也是韩国观众一边吐槽其剧情狗血一边又追得“停不下来”的主要原因。其非理性化带给观众的“爽感”,恰恰寄托了观众在现实中不能实现而想要寄托的情结。

  毫无逻辑可言的剧情走向考验观众耐心

  《顶楼》大反派、也是主角“朱丹泰”与创作了《神曲》的但丁在韩语中发音相同。更巧合的是,希腊神话中众神的统治者是宙斯,又名朱庇特。宙斯的妻子是赫拉,朱丹泰费尽心血创造并统治的公寓就是赫拉宫殿。

  金碧辉煌的赫拉宫殿实在是太张扬了,实际上大楼的外观是CG特效,内景则是在1200平方米的摄影棚内制作的。与现实中的韩国人的住宅、居住条件相比,《顶楼》无疑画出了一幅天堂画卷。而居住于其中的孩子们就读于韩国顶级私立音乐学校,学习高雅的声乐,目标是进入首尔大学音乐系。

  这一连串与古典经典吻合的细节,搭配着精美的华服、精英阶层、贵族学校,塑造出一个高大上的“乐园”。而这一切对于韩国大众来说,与赫拉宫殿一样,都是脱节的非日常性生活。因新冠疫情被封锁、被围困的人们,在情势有所缓解的情况下,或许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出“秩序”,于是编剧就给出了它的极端——无序、释放、为所欲为。

  全剧以一个女子在电梯内目睹少女被高空推下坠亡的震撼场面开幕。少女的离奇之死揭开了顶楼内外的恩怨情仇。原罪,一切皆有源头。各种人际关系错综缠绕,最后的指向是二十多年前两个音乐高中女生为争夺桂冠而发生的流血冲突事件。这一意外,改写了其后的人生轨迹,不可不谓造化弄人。最终因为下一代在音乐领域内的竞争而还原了当年的一幕,包括凶杀。

  似乎是中规中矩的剧情,但之后的走向从悬疑走向了“狗血”,逻辑不通、漏洞百出。第一季的剧情尚可以勉强自圆,第二季就直接放飞。比如,朱丹泰的密室不仅是虐待孩子、存放贵重资料的场所,更安装了直达地下车库的电梯。要知道这可是100层的豪宅,竟然无一处监控器。比如裴罗娜被刺伤了脑袋成为了植物人,又被朱丹泰拔去了氧气管,但一个素人就可以轻松地救活,当然在韩国顶级私立高中里也没有监控器。更荒唐的是,在几起凶杀案的调查中,警察是连采集指纹、调取监控都不会的废物。沈秀莲与罗爱乔没有血缘关系,却长得比双胞胎还要相似。恩星注射了尚在临床试验中的药物,便可以定位清除某一段记忆……更不用说还将暴力、强权、谋杀、不伦、虐待一锅乱炖。

  人之初,性本恶。一百年多前以暴露社会与人性丑陋闻名的自然主义,似乎在今天又一次唱响。波德莱尔在《恶之花》的清样稿上注明“病态的花”,本意指“这些花可能是悦目诱人的,然而它们是有病的,因为他们借以生存的土地有病,滋养它们的水和空气有病,它们开放的环境有病——总而言之,社会有病,人有病。”此前另一部大热韩剧《恶之花》直接套用了该名,而在《顶楼》中则是富贵者肆无忌惮地施展恶行,在第二季更演化成一场政党高官与财阀勾结的地产大战,黑幕重重。

  赫拉宫殿的业主中有暴发户、高级律师、国会议员、声乐家、企业家、医生,这些机会主义者、优越主义者言传身教地为子女做出了榜样,以至于孩子在校园内上演了集团霸凌。可是,偏偏被他们霸凌的是一个不服气、恃才自傲的寒门女生,她从未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与原生家庭状态,只任性地想入住高级的赫拉公寓,进入顶级的清雅艺高;而她的妈妈正是出身贫寒,拥有音乐天赋却被赫拉公寓里的上流阶层驱逐的平民女性。女儿的激励唤醒了妈妈沉睡多年的梦(野)想(心),贸然从一个无证上岗的中介摇身一变为擅长英文、灵机应变地发挥“间谍”才能的卑劣小人。母女二人以如此身份想要进入乐园,无疑打破了俨然有序的阶层。为了维护自己的阶层利益,精英们无所不用其极。

  “妈妈”是一个充满了光辉而给人以能量、包容、爱情的词语,女性叙事是文学艺术永远的母题。但是《顶楼》最大化地描述了女性之间的紧张对立关系,使得妈妈们好似脱了缰的野马一般歇斯底里。在她们堂而皇之“为了孩子”的借口之下,炽烈地展开了教育大战、婚姻大战、财产大战。吴允熙“为了孩子”能够进入清雅艺高,在醉酒的状态下,将艺考排名第一的女孩推下了高楼,这起凶杀案开启了第一季。其后的行为就一发不可控制了,包括与朱丹泰调情甚至联手、与对手千瑞真的前夫旧情复燃。千瑞真“为了孩子”能够进入清雅艺高,不惜舞弊获取名额。她严格训练女儿,不顾女儿精神忧郁与分裂,哪里是怕输给裴罗娜,而是怕输给罗娜的妈妈吴允熙。女儿争气了,她的父亲才会欢喜,她自己才能获得理事长的职位。以至于父亲突发脑溢血,她也可以见死不救。她与朱丹泰的婚姻更是财团的联合,哪里顾得上前夫与女儿父女情深。而朱丹泰“为了孩子”进清雅艺高、进首尔大学音乐系,煞费周折,却又动辄鞭打虐待。校园霸凌令人发指,老师和家长却无一人知晓,这是有多么不关心啊。口口声声为了孩子啥都能做的,简直是“妈妈失格”。

  “反派问卷调查”与其折射的现实

  大人们陷入了各种欲望的漩涡不能自拔,孩子们三观不正、心理问题严重,财阀、官僚、司法机构彼此勾结……《顶楼》中全员恶人的设定,从艺术性思想性上来说确实算不上高明,但却也在某种程度上折射了韩国的残酷现实。

  《顶楼》第一季结束后,韩国SBS Catch(首尔广播公司)进行了问卷调查,对于第一问“谁是第一反派人物?”有30万读者参与了回答,第一名毫无异议地给了朱丹泰,而第二名则是吴允熙。这个从小被剥夺了荣耀而穷困自立的女人,委屈吗?——观众说:“感觉自己周围真的有这样的人。”

  在韩国,“如何获得上升”和“如何进行流动”是青年们关心的话题。但是,难以撼动的阶层秩序、日益加剧的社会不平等更是深刻的现状。韩国自1960年代起走上经济发展的道路,最盛期被称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但在2000年之后,韩国社会的劳资冲突进一步加剧了社会阶层的分化,导致了畸形的家族式财阀经济和政商关系。

  这一现实反映在韩剧中,就是多财阀,当其与政府、法律界、媒体、企业家族联姻,便形成了一个以婚姻、血缘为纽带的封闭的特权阶层。《顶楼》中的妈妈们之所以暴走,主要不是为了婚姻爱情,而是为了让孩子能上首尔大学音乐系,几大特权阶层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甚至不惜结盟。在韩国现实中,特权阶层的存在更导致了国民收入增长缓慢、消费萎缩、就业低迷的恶性循环。韩国人普遍认为教育是实现阶层上升的有效途径,可是1997年金融危机后,激烈的教育竞争导致私立教育泛滥,这对韩国社会分层带来了深刻的影响。“在文化资本累积的过程中,经济资本的重要性变得越来越大,原本被认为是实行阶层上升有效途径的教育,现在正逐渐向阶层世袭的途径转变。”换言之,收入水平越低,实现阶层流动的可能性就越小,这就是“阶层固化”。

  《顶楼》中的情节正是对这一现实的折射。“妈妈群”中既有含着“金勺子”出生的千瑞珍、沈秀莲,也有“银勺子”的高尚雅、“土勺子”的吴允熙。“勺子阶级论”即根据父母拥有的资本来划分阶层的韩国阶级论,而个人能力对改变阶层影响甚微。这便是吴允熙及其女儿的悲剧由来。李艳丽

  (作者为文学博士、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 责编:张晓荣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打卡百处红色地标”有奖竞猜

  • 2021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北京市系列活动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水草丰美、森林繁茂,广阔的湖泊边是低矮的小草本,不远处则有高大的松、桦、栎,海拔较高处有冷杉和云杉,较低处生长有楝科等一些喜热的阔叶树种。这是今天亚热带山地的常见景象。很难想象,如今已是高寒草甸景观的青藏高原中部,曾经也有着这样的生态环境。
2021-06-11 09:55
中稻亩产900公斤、1000公斤、1100公斤,双季稻亩产1500公斤……在以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为首的科研人员不懈努力下,我国超级杂交水稻亩产产量,不断跟自己的成绩“PK”,一次次刷新着自己创下的世界纪录,保障着国家粮食安全和百姓能吃饱饭的“安全感”。
2021-06-11 09:54
这一芯片的诞生,有望打破中国高端医疗装备芯片大量依赖进口的局面,也标志着国产高端医疗装备行业已构建起全链自主可控的垂直创新体系。
2021-06-11 09:41
近日,一群亚洲象走出云南省西双版纳国家自然保护区,一路向北闯入500多公里外的昆明市郊区。在公众的关注下,这群亚洲象成为了“网红”。人们在观赏象群的有关视频时,不由得要问:大象出走到底是悲剧还是喜剧?
2021-06-11 09:39
记者从北京市石景山区获悉:围绕全面提高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服务保障能力,石景山区正在加快拓展数字人民币冬奥支持场景。
2021-06-11 09:37
4月中旬,一群亚洲象被发现离开了位于西双版纳的自然保护区,一路向北迁徙,行经普洱、玉溪、昆明等地。亚洲象迁移扩散本属正常现象,但如此长距离的北迁在中国尚属首次,因此受到国内外公众的高度关注。
2021-06-11 09:32
“宁德时代‘入户’我们大旺,首期投资120亿元。”近日,在广东省肇庆高新区,归侨苏春定自豪地说,小鹏汽车也在大旺生产,宝龙运钞车都是我们这里生产的。苏春定口中的大旺,指的就是肇庆高新区。
2021-06-11 09:30
“华龙一号”的研发集结了国内17家高校、科研院所的力量,带动上下游产业链5000多家企业,共同实现了411台核心装备的国产化,首堆工程国产化率达到88%,实现了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飞跃。
2021-06-11 09:26
2012年,现任中核集团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产业部副主任汤华鹏代表我国参加国际原子能机构在韩国举行的培训会,实际也是技术推介会。
2021-06-11 09:25
综合法新社、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月8日报道,俄罗斯科学家成功复活一种在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层中已被冻结约2.4万年的名为“蛭形轮虫”的微生物,且该微生物复活后可以蠕动和进行繁殖。相关研究论文发表在7日的《当代生物学》上。
2021-06-11 09:24
一个国际科研团队在最新一期《多样性和分布》杂志发布预测结果称,在未来30年,由于气候变化、土地利用变化和人口增长的影响,非洲大猩猩、黑猩猩和倭黑猩猩等大型类人猿的活动范围将大幅减少,政府应采取相应措施,保护这些物种的生存环境。
2021-06-11 09:24
据英国《自然·通讯》杂志10日发表的一项最新成果,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研究人员将DNA数据存储方面的长期挑战转化为一种实用工具——为用户提供存储数据文件的“预览”。
2021-06-11 09:22
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模仿自然界中最坚固的材料之一——蜘蛛丝的特性,创造了一种基于植物的、可持续的、可伸缩的聚合物薄膜。
2021-06-11 09:21
“国家需要,我就去做。”6月10日,“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孙家栋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航天老同志座谈会上深情地说,要把航天事业作为报效祖国的舞台,以航天梦助力实现中国梦。
2021-06-11 09:16
“截至2020年,我国现有35个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CCUS)示范项目中,商业设施仅有6个,还面临成本高、周期长、风险大的发展困境。”6月10日,在中国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示范项目交流研讨会上,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魏一鸣教授直言我国CCUS产业现状。
2021-06-11 09:15
8日,记者从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获悉,利用青藏高原中部唐古拉山区赤布张错湖泊岩芯沉积物的多指标数据,该所研究人员重建了长江源区过去近13000年的古气候变化记录。
2021-06-10 09:05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和梅奥诊所的科学家在最新一期《科学》杂志上撰文称,他们开展的一项临床前研究表明,抗衰老药物能显著降低感染与新冠病毒密切相关的β-冠状病毒的老年小鼠的死亡率,最新研究为降低新冠肺炎老年患者的死亡率和重症率提供了新途径。
2021-06-10 09:31
记者近日从工信部获悉:在产业各方共同努力下,目前“5G+工业互联网”在建项目已超过1500个,覆盖20余个国民经济重要行业。
2021-06-10 09:28
26部门于近日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2021年全国食品安全宣传周活动的通知》指出,当前人民群众对食品安全营养健康的需求不断提升,必须坚持“四个最严”。
2021-06-10 09:28
5月14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工作组公布了数百颗小行星命名,中国业余天文台“星明天文台”喜获4颗小行星命名,其中有2颗是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以下简称紫金山天文台)在读研究生徐智坚发现的。
2021-06-10 09:21
加载更多